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民间故事: 猎户半夜上山, 见书生独自挖坟, 他吹灭了灯笼

艳阳高照,炙热的阳光洒落而下,不过因为有着树木的遮掩,这座青山上,竟是意外的凉快。

高大的树木遮挡了绝大部分的阳光,只有少部分透过枝叶的缝隙,照在山上,形成了一幅斑驳点点的美景。

只是如此的美景,只是属于旅人,猎户铁三,便是这苦命的一人,自从上山开始,这些美景便与他无缘,因为他是一个猎户,每日上山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猎物。

要说这猎户,外人看着,收入倒是不错,因为时常可以看到猎户到城里贩卖皮货,或者是野味,但是只有猎户自己知道,每日打猎,随时伴随着巨大的危险,稍有差池,便会命丧在此。

所以猎户,很少有岁数太大的,虽说经验丰富,但是身体反应也慢了,若是遇到大型猛兽,那么危险太大。

铁三今年四十岁,从十五岁,跟着父亲进山打猎,也算是一个老猎户了,父亲前些年过世了,便是因为打猎时,被猛兽咬伤,随后不治身亡。

铁三其实也有心不做了,但是家中的妻儿,等着水米下锅,他除了打猎,旁的本事没有,所以也只能坚持着。

这天早晨,刚刚起床,就听到了啪啪拍打大门的声响,十分急迫,铁三起得早,此刻就在院中,赶紧问道:谁啊?

门外一道苍老的声音:老三啊!赶紧开门,有事!

铁三听出来了,是同村的五叔,赶紧打开了大门,只见这五叔面色难看,说道:老三!书生的妻子过世了,你过去给帮帮忙吧!

要说这山村,唯一一个有出息的,便是这所谓的书生王进了,只是此人虽说弄了个教书的工作,赚的钱也仅仅够勉强活着而已。

三十来岁的人了,不说一事无成也差不多,教书还要去镇上,每日步行二十里左右,要说这书生唯一称道的,便是这个妻子,两人刚成亲两年,妻子也只有二十岁。

而且妻子长得倒是真不错,在这方圆的村子里,也算是美女一个了。

因为都是同村的,关系也还行,听到老汉所说,铁三惊讶道:你说书生的妻子过世了?前些时日,我还看到过啊。

老汉叹了口气,说道:急病,郎中还没到,人就没了,可惜了,若是在镇里,或许也就没事了!

听到老汉所说,铁三也是一阵失神,离着镇里十几里,即使发现生病,立刻去请了郎中,这往返没有一个时辰,肯定是不够的,若是急病,那么真可能耽误了治疗。

老汉走了,铁三收拾了一下,跟妻子说了此事,就过去了。

都是同村的,离着不远,到了之后,门前已经有了不少人,但是气氛沉闷,书生一副哀伤欲绝的样子,老父母也是愁眉苦脸。

三天,在同村人的帮衬下,后事被料理完了,只是或许因为伤心,书生的老母亲,竟是一病不起,众人只能是同情了,遇到这种事情,可以想见,书生一家陷入了绝望之中。

但是日子还得自己过,铁三恢复了打猎的生活,只是有一日回到家中,妻子却是带着神秘的味道,说道:哎!你猜,书生家今天谁来了?

铁三闻听,疑惑道:他一个穷书生,还能有谁来?

妻子却是带着惊讶的表情说道:这你可猜不到了吧!今天的时候,县里刘半城家的管事过来了。

铁三倒是愣了,因为这刘半城着实是无人不知,因为他太有钱了,据说家产,能够买下半个县城,所以众人叫他刘半城。

此人名声倒是还行,不是那种恶人,也会施粥行善,只是那样的一个人物,怎么会派人到这么一个小山村呢?

铁三着实有些不解,便追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妻子听了,也是摇头说道:不知道啊!大家都看到了,但是具体什么事情,书生一家守口如瓶,谁也不说。

铁三虽说疑惑,但是也没多想,毕竟这是人家的事,此事也就过去了。

几天后,回到家的铁三跟媳妇说道:赶紧弄晚饭,吃了我得睡会儿,晚上我还得上山一趟。

妻子听了,疑惑道:晚上怎么还去啊?

铁三叹道:最近家里缺钱,我这不是想着多赚点,弄了几个陷阱么,晚上我过去看看。

妻子不解道:明天不一样么。

铁三却是无奈道:之前弄过,但是猎户太多,总有人不守规矩,把别人陷阱之中的猎物弄走,我还是晚上去一趟吧,保险。

妻子只好说道:那你注意点安全啊!大晚上的。

铁三:放心吧!我会小心的,陷阱的位置,离着坟地不远,那里树木少,大型的野兽估计很难有。

妻子这才放心,因为山上,有着一块地方,被村里人开辟出来,做了坟地,很大一块,那里只有小型野兽,还真是从未见过大型猛兽。

吃过晚饭之后,猎户铁三就睡觉了,睡到半夜,妻子将他叫醒,铁三提着l灯笼就上山了。

不过在上山前,做了些准备,灯笼里面是蜡烛,外面是一层纸,在黑夜之中,显得极为醒目,离着很远就能看到。

铁三干脆在这灯笼上,蒙了一块薄布,这下子,蜡烛的光芒,只是照在脚下一尺的位置,即使离着一两丈,也未必能够察觉道灯笼的光芒。

铁三感到满意,便提着灯笼上山了。

以往熟悉的路径,因为天黑的缘故,走起来很慢,毕竟只有脚下有着微弱的光芒,铁三保持着警惕。

弓箭没带,但是腰间有着一把砍刀防身。

良久之后,首先到了那块坟地区域,因为陷阱就在附近。

到了坟地这里,铁三倒是没有丝毫的害怕,做猎户久了,不管是黑天白天,胆子那是相当大,要说在坟地睡个觉,有些夸张,但是晚上过来,那是没有丝毫的害怕。

可是刚走了几步,铁三就停了下来,带着疑惑,看向了一个方向。

黑暗之中,传来了不小的声响,还有男子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

铁三感到汗毛都立了起来,难道是遇到鬼了?不过他可是不信这种东西的,原地站了片刻,奓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

声音清晰了许多,听到动静,铁三顿时愣了,因为在月光下,似乎是有着一道身影,此刻正在挥动铁锹,正在挖着什么。

脑中回想着,此处的坟,好像是书生妻子的,想到这里,再细听声响,铁三一阵失神,因为看着那身影,倒是很像是书生的。

不过这书生难道是疯了不成?竟然在挖自己妻子的坟。

为了一探究竟,铁三干脆将灯笼熄灭了,悄然上前走了几步,离着越发近了,随后蹲了下来。

离着其实只有一丈的距离,即使是在黑夜之中,也能勉强看到身形了,他确定了,这就是书生。

只是书生平时少于动手,此刻挥动铁锹,看着极为吃力。

铁三不动声色,就趴在近前看着,不知道书生究竟打算干什么。

良久之后,许是累了,书生停了下来,歇了歇,只是片刻之后,书生竟是哭了起来,低声喃喃道:妻啊!我对不起你啊!你这刚死,我就过来打扰你,我该死啊!不过我娘病重,需要大笔的钱,我上哪去想办法啊!幸好那刘半城家的儿子过世了,想着娶阴亲,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把你卖了,你不要怪我啊!有来生,我一定补偿你,你永远是我的妻啊!

说着说着,竟是痛哭流涕,但是不敢放声,压抑着悲伤,更显凄凉。

躲在近前的铁三听得清楚,开始感到愤怒,这可是他的妻子啊!这刚死,竟然就给卖了,即使是为了给母亲治病,但是这事也说不过去啊!

只是看到书生悲伤欲绝的伤心,铁三内心也是叹了口气,这书生实在是陷入了绝望之中,眼看着母亲将死,治不了,这对于一个孝子来说,比死还要难受。

在这种绝望之下,突然那刘半城打算结阴亲,书生顿时看到了希望,即使心中一百个 不愿意,但是他不想看着母亲就那么死去,所以还是做出了违心的事情。

所以此刻的书生才会痛哭失声,因为他的选择,对不起自己已经死去的妻子。

只见书生在夜色之中,对着坟,咣咣磕头不止,足足一炷香的时间,书生才缓过来一些,停止了抽泣,继续开始挖坟。

因为是刚埋的,倒是好挖,棺椁露出之后,书生将之打开,当然,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

在铁三的眼前,书生将死去妻子的尸体抱了出来,也没收拾,直接背着妻子就下山了。

铁三有些不解,就在后面跟着,到了山下的时候,竟是看到了一辆马车,几人守在跟前,看到书生过来,几人急忙上前,将尸体放在了车内。

铁三离着不算远,听到了几人的对话,只听一人说道:书生!一百两银子给你了,尸体是你自己挖的,将来若是追查下来,也是你担着官司,我们可是没有动手啊!

书生听了,苦笑道:我知道,即使被抓,我认罪便是,绝对不会牵连你们。

那几人闻听,转身走了,铁三明白了,古代律法,盗坟掘墓可是死罪啊。这些人倒是聪明,书生下手,毕竟是自己的妻子,算不得大罪。

书生看着远去的车辆,跪了下来,又失声痛哭了起来,似乎是失神了,竟是踉踉跄跄,朝着村落走去。

后面的铁山见了,却是有些着急,若是明日被人看到,铁定会出事,书生也难免受到牵连,即使无罪,这名声可就彻底毁了,一辈子也抬不起头。

想到这里,铁三赶紧往回赶,用铁锹,将坟重新弄好,至少外人是看不出来了。

也不管陷阱了,收拾完,铁三直接回家了,次日,妻子问他收获,铁三只能是谎称没有收获。

书生的母亲被治好了,但是从此之后,书生变得消沉了起来,整日郁郁寡欢,只有铁三知道缘由,但是却是无法相劝。

书生为了治好母亲,在绝望之中做出了选择,但是这选择究竟对错,只有书生自己知道,或许一辈子都会陷入悔恨之中。

故事完!

说明:民间故事也是文学的一种传播形式,请勿与封建迷信挂钩,请多多关注作者,继续欣赏下一篇民间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