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72年埃塞俄比亚皇帝见中国大使, 紧握双手: 替我向周总理转达句话

非洲统一组织首脑会议,意在促进非洲国家之间的统一与团结。

1971年9月,当非洲统一组织首脑会议走到第8个年头的时候,东道主埃塞俄比亚的皇帝海尔·塞拉西一世在首都亚迪斯亚贝巴的皇宫如以往一般迎接着来宾。

当中国大使俞佩文走上前与老皇帝握手时,老皇帝却紧紧抓住大使的手不愿放开:

“请替我向周总理转达一句话......”

老皇帝突然的请求让周围的大臣都吃了一惊,在此之前,老皇帝从来没有跟他们商量过。

而刚刚来到埃塞俄比亚不到一年的大使俞佩文,在会议结束后马上将老皇帝的话传达到了周总理的耳中。

刚刚建交一年,80岁的老皇帝有什么话要对周总理说呢?

艰苦独立,非洲雄狮

埃塞俄比亚位于非洲的东岸,具有3000多年没有间断过的文明历史。

1930年,38岁的塔法里·马格南加冕为埃塞俄比亚皇帝,改名海尔·塞拉西一世。

这位年轻的皇帝刚刚上任,就提出了一系列改革,意图让这个古老的国家,重新焕发新的生机。

他颁布了埃塞俄比亚第一部宪法,减轻农民负担,促进商品经济,修建学校、医院、机场、聘请外国教练来训练埃塞俄比亚的军队。

可这个励精图治的皇帝和他欣欣向荣的子民,还没有等来他们努力的成果,1935年,在墨索里尼的野心下,意大利向埃塞俄比亚发动了侵略战争。

海尔·塞拉西立刻号召全体民众,组织抵抗侵略,甚至亲自前往阵地前沿,在战壕里开动机枪射击侵略的意大利军队。

落后的武器装备只能暂时阻止意军的推进,在意大利军队的猛烈炮火下,海尔·塞拉西不得不在1936年带着家眷逃亡伦敦。

1936年,尽管埃塞俄比亚已经被墨索里尼宣布“吞并”,可组织了流亡政府的海尔·塞拉西依旧站上了国际联大会议的演说台。

面对着台下法西斯们的嘘声和其它欧洲国家的漠不关心,海尔·塞拉西,这个流亡的非洲皇帝并没有低下他的头颅。

因为在他的背后,在不算遥远的东非,在埃塞俄比亚的土地上,有着被意大利军队用毒气残忍毒杀的25万埃塞俄比亚民众的冤魂,有着战死在前线的战士的鲜血,有着宁愿烧光粮食也坚决不愿屈服的埃塞俄比亚人民。

海尔·塞拉西大声质问英法等国家:“是否要开启一个向强权低头的可悲范例?”“你们已经撕毁了保证所有国家独立的国联盟约。”

发言的最后,海尔·塞拉西掷地有声地说道:“今天是埃塞俄比亚,明天就将是你们,欧洲大陆上的国家终将自食其果。”

尽管没有得到欧洲国家的支持,但是海尔·塞拉西并没有屈服,因为埃塞俄比亚的人民还没有屈服。

尽管埃塞俄比亚人民此时已经没有办法组织起有效的大规模反抗,但海尔·塞拉西仍旧让身边的王子一个又一个回到了埃塞俄比亚,领导着装备悬殊的游击战争,一个又一个以身殉国。

一直到二战末期,早对埃塞俄比亚垂涎欲滴的英国才选择帮助海尔·塞拉西击退本就是强弩之末的意大利军队。

1941年5月5日,海尔·塞拉西,这位非洲之狮、埃塞俄比亚的战争皇帝,终于再一次回到了他的国家。

一次访问,道尽缘由

1964年1月30日,一架飞机降落在远离埃塞俄比亚首都的北方大城市阿斯马拉,机上走下来的是以周恩来总理为首的我国外交访问人员。

在走过了加纳、几内亚等8个国家后,周总理来到了这个有着3000多年文明历史的东非国度。

刚与周总理见面,海尔·塞拉西就再三表示了抱歉。因为本来访问团应该到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亚迪斯亚贝巴,可在美国的再三阻挠之下,只能将会面地点改到了阿斯马拉。

之前我们了解到,埃塞俄比亚是在英国的帮助下击退了意大利军队,可赶走了意大利,新来的英吉利显然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埃塞俄比亚的铁路、工厂、矿产、军队,事实上都掌握在英国人的手里。

为了摆脱事实上沦为英国殖民地的现状,敏锐的海尔·塞拉西找到了美国。

相比于战后竭力吸血想要恢复元气的英国,彼时的美国要的不是埃塞俄比亚那少得可怜的矿产,而是赢得二战之后在国际上的声望与影响力。

于是在双方你请我愿下,埃塞俄比亚摆脱了英国的控制,还得到了美国的援助;而美国则得到了一个来自东非的地位重要的“盟友”。

在1963年的第一届非洲统一组织首脑会议上,海尔·塞拉西被推选为名誉主席,这使得美国对这位“盟友”的援助越发上心。

俗话说,“拿人手软,吃人嘴短”。既然接受了美国的援助,那么在国际政治中,就多多少少要跟随美国的脚步。因此1964年周总理访问时,塞拉西也不得不考虑美国的态度。

尽管海尔·塞拉西一再表示,十分希望同中国建交,原则上更是坚决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可是他也坦诚地表示“如果现在就与中国建交,美国有可能中断所有对埃塞俄比亚的援助。”这对一个小国来说是致命的。

让海尔·塞拉西感动的是,周总理十分理解埃塞俄比亚的处境,并表示“我们可以等,直到双方方便的时候我们再建交。”

周总理的这句话,73岁的老皇帝海尔·塞拉西一直记在心里,直到1970年,中美关系出现了缓和。

在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同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更得到了中国的无私援助的时候,老皇帝毅然决定,同中国建交。

那一年,是1970年,距离周总理访问埃塞俄比亚,已经过去了6年多。

突然访华,英雄相惜

1971年9月,在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亚迪斯亚贝巴,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俞佩文整理了自己的仪容,迈步踏进了海尔·塞拉西的皇宫。

中埃建交不足一年,这是俞佩文大使第一次参加非洲统一组织首脑会议的招待年会,80岁的老皇帝海尔·塞拉西就在皇宫招待参会人员。

俞佩文大使排队等待老皇帝的接见,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当轮到他与老皇帝握手时,海尔·塞拉西的手却紧攥住不愿意放开。

“请转告你们的周总理,我想要访问中国。”

这句话不单单让俞大使一愣,也让老皇帝身边的大臣们一愣,他们从来没有听老皇帝与他们商量过这件事。

事实上,在得知非洲与中国的友好国家对中国的交口称赞,尤其是坦赞铁路开始动工兴建之后,这位前半生励精图治的老皇帝,已经心动了。

他想要埃塞俄比亚成为一个真正独立自主的国家,在国际上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是在美国的控制下跟随美国的脚步。

海尔·塞拉西看到了契机,那就是交好中国。

他知道中国正在一个关键的时候,这一年,中国准备恢复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席位。

海尔·塞拉西想要访问中国的消息传回北京的一周后,北京方面同意了这个要求。

在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开始的两周前,1971年10月5日,海尔·塞拉西的专机抵达了广州。

外界对于海尔·塞拉西这次访华,尤其是安排在联大开幕前两周这个看起来比较敏感的时候,不仅表示了埃塞俄比亚对中国的支持,背后似乎也暗示了美国的态度。

因为埃塞俄比亚在国际上的外交政策一直都跟随着美国的脚步,埃塞俄比亚老皇帝的访华,背后必然有着美国的意思。

可事实是,老皇帝的访华决定来得突然,就连皇帝身边的大臣都是刚刚知道,华盛顿并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

而老皇帝与毛主席、周总理的见面,更像是一场神交已久的老友重逢。

毛主席在得知海尔·塞拉西来到北京后,马上就要求与其会面,二人一见面便相互紧握双手。

两位经历了二战的英雄,又都领导自己国家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战争,一见面便惺惺相惜。

毛主席夸赞老皇帝,是真的在战壕里抱着机枪杀敌,抵抗侵略者的东非英雄。

海尔·塞拉西也对毛主席领导的红军长征钦佩不已,称只有这样的军队,这样的人民,才能让这个古老又美丽的国家重生。

毛主席与老皇帝在小客厅聊了许久,老皇帝临走时,还紧紧拉着毛主席的手,直到车队驶向远方,毛主席还挥手作别。

联大投票、小国之胜

海尔·塞拉西访华的两周后,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开幕,针对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席位,大会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让之前因为海尔·塞拉西访华而揣测美国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表示支持,至少不会明确反对的人大跌眼镜的是,尼克松政府对中国恢复席位采取了诸多阻挠,甚至提出了所谓“双重代表权”。

中国坚决反对美国政府的这项无理的提案,中国代表团更是据理力争。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开始对有关中国的提案进行表决。

第一个就将美国从1961年提出的“任何剥夺‘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都是重要问题”这一提案,以55票赞成、59票反对、15票弃权给否决了。

紧接着所谓的“双重代表权”更是被高票否决。

最后有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中的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将所谓“中华民国”代表从联合国以及所属一切机构中驱逐的提案,顺利通过,这就是著名的“二七五八号”决议。

而在投出赞成的76票中,除了匈牙利、芬兰、法国、英国、苏联等国中,占绝大多数的是广大的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这些国家中,埃塞俄比亚的名字赫然在列。

尽管美国纠结了许多诸如海地、冈比亚、洪都拉斯等国家投出反对票,但广大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尤其是许多与我们建立了深厚友谊的非洲国家心里明白,只有恢复中国的合法权利,第三世界的国家才真正能够有资格发出自己的声音。

阿尔及利亚明白,阿尔巴尼亚明白,埃塞俄比亚的老皇帝海尔·塞拉西在与毛主席见面之后,更是明白。

可以说,我们是非洲兄弟抬进联合国的,而这场胜利,不单单是独属于中国的胜利,也是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胜利。

屠龙雄狮、终成恶龙

事实上,80岁高龄的海尔·塞拉西访华时,他在国内的声望已经大不如前,前半生的戎马生涯、励精图治、谋求变革,让他在埃塞俄比亚的人民中累积了很高的声望,也在非洲拥有这极大的话语权。

可是这个曾经以调解人的姿态,对一些非洲国家的冲突进行斡旋,帮助非洲团结的英雄人物,到了晚年却成为了埃塞俄比亚国内最大的保守派。

这个他辛辛苦苦重建的帝国,似乎成了他眼中最脆弱的存在,他容不下一点的革新,在城市大力发展商业、发展经济的同时,是农村落后的生产模式和极低的产能。

在这种情况下,农村地主为了赚钱,纷纷让农民种植经济作物,更是让埃塞俄比亚的粮食产量连年下跌。

1960年,皇家警卫队司令趁塞拉西访问巴西时发动政变,尽管这次政变被很快地镇压下去,可改变已经悄然滋生。

老皇帝想不明白,为了这个国家奉献了一生的他,为什么还会得到臣民的背叛。

而在他迷茫之际,局势却不愿意为他年迈的脑筋停留等候,第二年,怨声载道的农民发动了起义。

在动用军队镇压了农民起义之后,第三年,他的皇后因病去世,如同马皇后的去世让朱元璋再也没有人拦着他挥向老部下的利剑,皇后孟仑的去世让老皇帝的性格越发孤僻乖戾。

等到1963年他再次当众处死叛乱头领时,民众已经从对叛乱头领的唾弃,变成了沉默和悲哀。

从中国回去之后的第二年,1972年,埃塞俄比亚遭遇了特大旱灾,这让本就不剩下多少粮食生产能力的埃塞俄比亚一下子陷入了全国范围内的饥荒中。

飞涨的物价和一部分贵族及统治阶层有意识地囤积粮食高价售卖,农村开始出现饿死的人。

而此时,年老的海尔·塞拉西却不再是当年抱着机枪舍我其谁的形象,更不再是那个在国联大会上面对列强孑然傲立的东非狮王。

年迈的狮王躲进了皇宫里,那个因为保卫祖国和人民而被赋予了无上荣耀的皇宫,如今成为了他囚禁自己的牢笼,他沉醉在往日的幻想中,不愿意面对这个国家已经濒临崩溃的现实。

你看,我的狮子还在用金银做的盘子,大口吃着肉,我仍旧是那个高傲的狮子王。

狮王长出了鳞片和膜翅,当年的屠龙者终究成为了恶龙。

终于,一场席卷埃塞俄比亚全国的反海尔塞拉西的内战开始了。

1974年,控制了大臣、军官的军政府宣布废黜皇帝,结束君主专制制度。

海尔·塞拉西就一直被软禁在了皇宫中,直到1975年8月,以传闻被军政府首脑门格斯图用枕头闷死的方式,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结语

海尔·塞拉西1971年的访华,不单单是要与中国真正建立友谊,更多的似乎还是这位曾经英雄的老皇帝,在迷茫之中不远万里前往中国寻求答案之行。

他曾励精图治,也为了自己的国家几乎奉献了自己的一切,也在晚年身为既得利益者陷入深深的迷茫。

他应该可以中国找到答案,这个同为古老文明且饱受战火的国家,为什么能够重新站起来,为什么能够焕然一新,欣欣向荣,他一定是可以在中国得到答案的。

但可惜,可能是他一生的强硬和固执,让自己无法接受这个答案,也可能是意识到这个答案他自己并不能做到。

那个曾经站在山巅之上的狮王,终究选择任由自己堕入黑暗的深渊。

只是如今内乱、战争、贫困、疾病交织的埃塞俄比亚,在推翻了老皇帝的统治后,仍旧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