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港独”议员毛孟静: 我不是中国人

即使对“毛孟静”这个名字感到陌生的人,都不难从这个名字推断出这是一个中国人的姓名。

但祖籍浙江省宁波的毛孟静,作为“港独”议员,却在公开场合表示自己不是中国人,甚至拒绝唱国歌、拒绝在公开发言时讲国语。

祖籍宁波却自欺欺人,改换政党只为成功入选

毛孟静自认不是中国人,虽然她的祖籍是浙江省宁波,她出生于1957年的香港,尽管香港早已回归中国且一直是中国的国土,但毛孟静却一直自欺欺人。

能做出这种不合逻辑、数典忘宗之事的,说来却不是个未接受过教育的文盲,反而在国外接受过所谓精英教育。

毛孟静曾远赴加拿大渥太华卡尔顿大学求学,并在1979年从该大学顺利毕业,毕业之后崇洋媚外的毛孟静却没能留在加拿大,而是返回了香港,并先后在香港的法新社、《英文虎报》担任记者。

也许是记者的工作相对来说并没有那么多机会展示其野心,毛孟静逐渐走到了更靠近台前的位置,开始在无线电视新闻部担任主播、在香港电台担任节目主持。

多年国际媒体记者和香港新闻主持从业经历,没有让她变得谨言慎行,相反,她的行为开始更加出位,充斥着矛盾与奸诈。

2012年,毛孟静进入政治界,当选了香港立法会议员。

想要赢得选举,成为香港立法会议员,在香港是一件既难办又简单的事情,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从2004年以来,香港立法会的分区直选议席是按照无“门槛”的名单投票制选举产生。

这导致了几乎香港人人都可参选,想从中脱颖而出并不容易,但说其简单是因为如果候选人有政党背景又有一定知名度就相对容易了。

毛孟静的入选就和加入的政党有关,早在2008年,她就参选过香港立法会选举,当时她代表的是公民党,但那次的选举,她落败了,四年之后,她改换党派重新再来,终于得以顺利当选。

为了从政的顺利,毛孟静不仅可以改换党派,更能轻易改变政治立场,早在香港回归时,毛孟静还曾高举“一国两制”的大旗,但自从2012年她顺利当选立法会议员,她的“港独”嘴脸开始原形毕露。

收黑金行港独之事,利益至上不惜数典忘宗

打着香港高度自治的幌子,毛孟静在2013年成立了泛民派组织“香港本土”,这个组织宣称“港人优先”,打着“本土意识”的旗帜,试图将香港与内地进行区分,以达到极力分化和抹消香港民众的身份认同的目的。

在“香港本土”成立同一年,毛孟静迫不及待指挥策划了所谓的“抗融合,拒赤化”反动运动,在这场运动中,参与者大肆宣扬“香港人和大陆人不同”,试图将香港社会上产生的矛盾都归结于香港和大陆融合,以此分裂香港和大陆。

受到早年媒体工作的影响,毛孟静还利用舆论的利用大放厥词,主动联系了台湾地区的一家“台独”媒体刊载活动广告,该广告的内容直接诋毁了“一国两制”制度,更是否定了中国政府对香港的宪法管辖权。

在毛孟静看来,香港的事情,祖国管不得,但却能主动邀请台独势力协助,此等荒谬的事情,不知她是如何做得出的。

2016年,从民主党获得了一系列好处的毛孟静,公开宣称因“理念不合”退出公民党,在这之后,她开始肆无忌惮地以“香港本土”成员的名义参政,“香港本土”的“港独”主张也经她的煽风点火,在立法会越烧越旺。

2018年9月,毛孟静以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身份出席了当时在柏林举行的首届国际国会女议员大会,会议现场明明有放有中国国旗标识的特定座位,毛孟静却不知是眼瞎还是心盲,径直走到“无国籍人士”区域坐下。

此等数典忘宗之举,遭到了和她一起参加会议的议员葛佩帆的训斥,然而毛孟静本人却脸皮厚如城墙,仍旧试图当一名“无国籍人士”。

毛孟静的种种作为真的是为了香港发展得更好吗?其实所谓亲港反中,也不过是毛孟静为了一己私欲所拉扯的旗帜罢了。

香港的暴徒们,将毛孟静亲昵地称呼为“毛姨”,因为每当暴徒惹是生非时,毛孟静时常主动利用立法会议员的影响力,比他们的父母还热心地为他们想方设法洗刷罪名,因此不少香港市民称呼毛孟静为“纵暴派”。

“反修例”持续期间,面对暴徒们的惹是生非,毛孟静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态“拒绝谴责,拒绝割席”。

暴徒们的作为一次比一次过分,甚至在机场非法禁锢和殴打内地来的游客和记者,这种升级的暴力行动引起了社会的震怒,但毛孟静不以为然,甚至还将暴徒“已道歉”为借口,为暴徒开罪。

毛孟静纵容他们,不以社会安定为前提,也不为弱者打抱不平,只为和暴徒处好关系,以方便打“亲情牌”来作秀,获得来自极端派的政治支持。

实质上,毛孟静除了希望获得他们的支持外,还希望在博得他们的后感后,让这些年轻暴徒们更容易接受她的谬论,接受她的煽动排斥大陆同胞,协助她行“港独”之事。

毛孟静还利用她之前在传媒领域的资源和人脉,给“港独”分子进行宣传。

2018年8月,在香港特区政府考虑是否要让陈浩天主导的“香港民族党”继续运作的关键时刻,毛孟静向他丈夫担任主席的香港外国记者会(FCC)提出建议,邀请知名“港独”分子陈浩天进行公开演讲。

这次邀请遭到披露时,曾将毛孟静推上风口浪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毛孟静为了维持个人形象,不惜公开大谈“港独”存在的合理性。

“港独”也不是毛孟静的真实信仰,她通过收割年轻暴徒的信任,以及立法会议员的身份,得到了反华势力的青睐,更是一口气吞下了“港独”头目黎智英给的五十万港币政治黑金。

毛孟静和黎智英的关系向来亲密,只要她一打电话,黎智英的秘书就会立即为她服务,二人之间的利益关系是在2014年7月被暴露的。

当时,有一批密件揭露了黎智英曾在2012年4月至2014年6月期间累计收取了超过四千万港元的秘密捐款的事,这批密件顺便揭露了毛孟静收受五十万港币的事。

面对曝光,毛孟静最开始矢口否认,后来,眼看证据确凿,又改口称是从丈夫手中收取了五十万港元的捐款,再后又说她这笔款项是香港公民党的捐款,她一时之间没有如实申报此笔收入。

事实上,毛孟静在“反修例”暴乱期间究竟从各个渠道又收了多少钱,除了她自己没人说得清。

这件事的影响持续了很久,到了2015年1月,该事件的余威仍在,毛孟静因种种港独行为和收受黑金一事遭到围攻,黎智英的壹传媒大楼被掷汽油弹事件真相未明,但毛孟静却在此时站出来为黎智英说话。

舆论一时哗然,有人称毛孟静在扮“跳梁小丑”,自己身上的事情都没摘干净就跳出来抢护金主,也有人唾骂她“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利用政治:煽动年轻人成为暴徒、阻挠赈灾捐款

毛孟静当真如此讲义气吗?事实是她向来是拜高踩低的。

当香港暴徒频繁制造暴乱事件引发骚动时,为了明哲保身,毛孟静突然更新社交动态,表示她的大儿子要“娶新抱”(娶妻)了,为了这件喜事她要飞去美国待个十来天,只在社交媒体留下空洞的喊话“香港人加油”。

在局势不妙之际,平日里讲义气的毛孟静溜得很快,一言不发直接远离是非,不咸不淡地为这些平时她视为“契仔契女”(干儿子干女儿)的暴徒在远处加油,对此有网友称“你自己儿子就结婚,别人儿子被拘捕”。

当时,有香港网民在她这条“加油”的社交动态下留言,有人质疑儿子结婚为何要去这么久,也有人向她诉苦,希望毛孟静和她的家属们能站出来用实际行动支持参加示威活动的年轻人,但是原本十分和蔼亲切的毛孟静却对这些留言视而不见。

消失了一段时间后,在得知警方拘捕的那些参与“反修例”的暴乱分子多数被保释了,感受到危险已然过去的毛孟静施施然回到了香港,继续担任着“反修例”的“前锋”。

除了临阵脱逃、其实毛孟静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也在和暴徒们“割席”,和她一贯对暴徒进行诱导的说辞并不一致。

在强闯立法会的破坏暴行发生之后,网络上掀起了一阵传言,称毛孟静的儿子参与了破坏暴行,护子心切的毛孟静立即辟谣。

但一时情急说漏了嘴,将她两个儿子生活在国外,受到了良好教育且前途光明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时就有香港网友指责毛孟静,让她自己的孩子在安定的环境中奋发向上奔前程,却煽动年轻一代的香港人罢课闹事,此举实在是无耻至极。

针对这一点,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屠海鸣特意撰写了《为什么乱港派头目的子女无一上街游行?》一文,揭露这些乱港派煽动年轻人进行示威充当“政治燃料”,自己的子女却无一参与其中,不知该文能否让那些年轻的暴徒们迷途知返。

毛孟静还有一个绰号,“巫婆”,这一绰号主要是因为她善于诡辩,行为举止极其戏精。

在2013年4月,四川雅安发生了大地震,牵动了无数香港人的心,为此香港居民募捐了一笔数目在两亿港元以上的赈灾款,香港特区政府更是为了提供紧急救援向法会申请拨款一亿港币。

毛孟静对此持反对意见,提出了种种难题,增设了各种关卡来拖延捐款的获批,先是更改各项制度,然后又是“不希望香港政府慷香港人纳税的钱之慨”,全然不顾两岸之间的情谊和民间的呼声,最终,竟然成功阻挠了这笔捐款的获批。

2017年,为阻挠修订议事规则,毛孟静在立法会会议上故意挑衅其他议员,以拖延时间。

在争论得正激烈的时候,毛孟静突然表示自己很难受,接着直接在现场晕倒,导致会议被迫暂停,在她醒来之后,却迅速恢复正常了。

曾有一位立法会物业的工作人员在毛孟静晕倒的当天主动告知媒体,毛孟静曾在晕倒前特意去洗手间补妆。

近年来,毛孟静颠倒黑白的功力并未减弱,尽管多次反复已让她的威信大不如前,且随着两岸之间了解逐渐加深,“港独”的生长土壤,一年比一年贫乏。

2020年元旦,湾仔区域一片欢声笑语,暴徒们在此时走上了街头,进行了破坏商铺等暴力行为,搅乱了节日的祥和氛围。

毛孟静为帮暴徒们挽尊,将此栽赃到了香港的警察头上,引得香港警方公开发文澄清警员并无作出违法行为,表示毛孟静在接受海外电视台访问时所说的关于警方的卧底探员破坏湾仔商铺一事不实,警方对此强烈不满,并呼吁毛孟静与特区政府一同止暴制乱。

对于警方的不满,毛孟静开始发挥她的戏精本领,称她在接受访问时用的字眼是“疑似”,并未直接谈到店名,对于警方“一同止暴制乱”的呼吁,毛孟静则辩称警方的说法不恰当,作为立法会议员她应该做的是在其中互相制衡。

毛孟静的种种作为,引得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称她是在和暴徒们同流合污,部分香港网民也对她颇有不满。

颠倒黑白、数典忘宗、同流合污……毛孟静的年岁渐长,儿子皆已送往国外,这些污点对她和她的家人来说说不定反而能发一笔卖国财,但对于香港的年轻一代则完全不同。

年轻人热爱自己的家乡本为常事,但切莫轻信有心人的挑拨,被利用成了家乡的毒瘤。

-END-